sa2cw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,從西遊苟回洪荒 起點-第325章 雲中市出現的怪獸熱推-g84rz

我,從西遊苟回洪荒
小說推薦我,從西遊苟回洪荒我,从西游苟回洪荒
临风大学,已经是风雨飘摇之中,虽然人才济济,每年的江南八校之中也都是名列三甲的存在,不过,那些都是依赖于以前积累的药物增强,让学生都可以在竞赛的前夕,瞬间增强实力而已。
最关键的是,这种行为,并不为组委会所禁止,组委会认为,这也是个人选择的一种,他们无权干涉,其他学校的选手没有那么多的灵丹妙药,那都是自己没钱没资源。
简直是从未听闻之谬论,存在于这样的学校,眼睁睁地看着学校的领导层拿学生的健康,拿学生的命去换荣耀,拿自己同伴的牺牲去换取所谓的胜利,自己却也只能为他们鞍前马后,只不过可以在悄悄不让他们注意到的地方,为无辜受害的人,弥补一点可以提供的帮助。
骄妻胜火 猫儿love
叶井穿上了那个人投在自己身上的罩衣,速度只是一瞬之间的事情,随后,那个称呼她为师妹的人,就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和她并排走在一起。
男生把手伸到她脸上,被她挡住了,有些提防地说:“干嘛?”
男生嘿嘿一笑:“干嘛不把那些东西给抹掉,漂亮点在我旁边,我也显得有光啊。”
叶井直接扔一句:“你不跟我走不就行了。”
闻言,男生低声地说,“师妹,怎么样了?”
叶井的反应比较平淡:“嗯,东西拿到了,你回去交给校长吧。”说着,她将U盘交到了他的手中,U盘上还带着身上的温热。
豪门星妻:总裁太危险
东西交完了之后,她就踏上了正好在路边停下的一辆公交车,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又摸出来一张卡,“滴!学生卡。”
“等等。”男生追了上去,也跳上了公交车。
乌龙秘录
林门闺暖 盈盈笑秋水
这时候司机师傅居然是个中年女司机,正一脸横肉嫌弃地看着他们俩,“你俩上来不上来?后面还有人要上车呢,不上来就赶紧下去聊好了再说,要上来就往后面去挤挤!”
好家伙,这还真是,比起广场舞大妈更厉害和神秘的存在,那就是相对数量稀少,但是威力绝对更加强大的女司机阿姨。
暗法者 微痕
男生只好摸出手机,扫了一下二维码,跟着也上了车。
两人走到公交车后面,叶井面无表情地说:“东西都交给你了,你难道觉得有什么问题吗?”
“当然,我不是那个意思啊师妹,”男生好不容易才停顿下来,歇了口气,“我只是想问一下,你到哪里去,不回学校了吗?干嘛就刚才一声不吭突然就要走。”
叶井反应平淡地说:“嗯,先不回去了,有你一个人回去跟校长报告就行了,我还有点事情,去一下云中大学,现在去云中南站,这班公交车可以直达,我刚才在路边看到就没跟你打招呼不然来不及了。”
“云中大学?”男生一副见鬼的表情,“你要出差?可是你没有申请……”
“请你注意措辞,别忘了校长的嘱托,泄露在职身份的事情的话,‘天影’……”说着,叶井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。
“哦,其实我也没有那个意思,倒是你自己,在这种地方,把名字还说出来了,要是真的找麻烦的话,估计咱俩都逃不了,”男生无奈地看着周围的环境,轰隆隆的,不过其实也说话都听不太清楚什么,所以这样凑近着在耳边说话,让他很开心,“哈哈,其实我在学校呆着最近也没什么意思,你要是去云中市的话,那我也跟你去玩玩呗?”
这时候,叶井看王纪竹,说出了一句让他一声都忘不了的话:“我去云中市是为了找男人,怎么,你也要跟去玩男人?”
幸好这个时候他没有口水,否则肯定会被口水都呛着。
好家伙!什么虎狼之词?
但是男生,真的跟她一起坐车到了南站,上了前往云中市的高铁,下了高铁之后,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,男生提议打车,但是叶井却坚持坐公交。
男生抱怨道:“那么想省钱嘛,这点路打车也费不了多少,何必在上面又颠路又长呢?”
“因为我就是这么麻烦的人,早跟你说了不要跟我来。”
好吧,这样一来,他就真的没有办法了,以前老是以为追学姐的时候,学姐会端着,那是因为年级限制,到了现在自己终于成了老学长,才明白过来原来妹子对自己的态度跟年级和年纪都没有关系。
嗯,要是你会撩条件够好的话,你年纪再小或者再大,她们都愿意叫你小哥哥,甚至叫爸爸都行。
云中市看上去,跟他们海临市,也没有多大差别,就是这里风没有海临市那么大。
当然,海临市倒不如说是市临海,正像名字所说的那样,靠近海边,所以嘞风就大。
还有个特点,云中市的声音特别大,而且好像治安也不太好,这前面还是周围哪个方向,总有吵嚷的声音传来。
重生空间之田园归处
公交车颠簸了一下,像是撞到了车一样,叶井都晃动的头撞了一下前排的座位,他再也忍不住,“怎么回事?”
他探出头去,在公交车外面这个城市的世界里,仿佛看到了梦幻般的场景,巨大的身影,站立在不远处的林福峰茂大楼后面,听到这边的声音,转过头来,眼睛闪耀着明晃晃的光,像是灯笼。
怪兽!
什么鬼!
要说这我国人民的素质,就是比某岛国的强悍,看见这玩意儿丝毫没有特摄剧中那样四下逃窜的场面,大家都很有秩序地立场,摆摊大妈还收拾了一下菜摊子,比城管来的时候速度还慢一点,不少有在看热闹的。
甚至有个不怕死的小屁孩,手里拿着神光棒的玩具,对着怪兽大喊了一声:“迪迦!”
然而并没有变身变成光,而是被他妈妈给吓得赶紧把这熊孩子抱走了。
男生喃喃自语:“这是做梦吗?”
花开花落梦相随 堇色幽幽
如果这真的是梦的话,估计也是对男生来说最甜蜜的梦,尤其是现在,梦中的姑娘还在自己身边的时候。
不过姑娘不太搭理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