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r384都市异能小說 《禁區獵人》-第八百零三章 擺擺樣子推薦-y235j

禁區獵人
小說推薦禁區獵人
莫西雅心事重重地离开了林朔的车厢,回她自己的马车上写信去了。
魏行山看着这会儿正在闭目养神的林朔,嘬了个牙花子:“老林,你说你好端端的惹这个人干嘛?我就不信了,这香山公国的事情,难道非得你娶了阿尔忒弥斯不可?”
林朔睁开眼,摇了摇头:“当然不是了,阿尔忒弥斯也不过随便找个由头罢了,很牵强。”
“怎么就牵强了?”杨宝坤问道,“我觉得挺合理的嘛。”
“香山公国只是其中一站。”林朔说道,“这关这样或许能过,可是下一关呢。接下来咱们还会路过支持三皇子一派的地盘,跟米亚公国也是接壤的,到时候怎么办?把我宰了然后把婚约再续上?”
“那你凭什么答应她啊?”魏行山说道,“老林这我就得说说你了,你这人在女人面前,耳根子太软。”
“这个我觉得没毛病。”杨宝坤说道,“男人在女人面前逞什么威风嘛?得让着。”
“这不是一回事儿。”魏行山摆了摆手,“明知这事儿不对还往上凑,没这个道理。”
暴富男的都市生活
人鱼皇后
“嗐。”杨宝坤笑道,“人家哭着喊着要嫁给总魁首,平白无故多一个美女在身边伺候着,有什么不好的?小魏你这人不识趣。”
“杨叔您是不知道老林家里的事儿。”魏行山说道,“老林他们家又不是以前的封建家庭,几房姨太太还能相安无事的。
老林家的这几个媳妇,哪个是善茬儿啊,他现在还能稳住已经很勉强了,要是再多一个阿尔忒弥斯,他够呛能摆平。
再说了,老林是猎门总魁首,以他给家里添丁进口的速度,知道的没事儿,不知道的还以为老林做买卖不是为了狩猎异种,而是出来猎艳的呢,这好说不好听。
反正我的意思呢,老林你看上女人了,在外面你侬我侬的就可以了,别再往家里领。
尤其是这个阿尔忒弥斯,这是一般女人吗?
女公爵的身份就不说了,一身精湛的炼神修为咱也可以忽略,可你要是娶了她,那就等于得罪了天澜帝国的皇室,你这买卖也干得太亏了。”
名少的私有寶貝 青鴿
魏行山按照门里的辈分,算是林朔的徒弟,可两人平时交往,那是按兄弟的关系走的。魏行山比林朔大几岁,算是林朔的干哥哥。
所以身边这些人里面,也就老魏说这种话,猎门总魁首能听得进去,也知道这人是为自己着想。
林朔点点头:“老魏你说得都对。”
“那你怎么还这么办事儿呢?”魏行山问道,“还真答应人家啊?”
林朔摇了摇头,缓缓说道:“处在我这个位置,办事有时候不能全凭自己的喜好,得知道阅读形势。
以前我认为,我们这群人来到大西洲,只要不干太出格的事情,队伍的安全至少在一开始是可以保障的。
一是我们可以不那么招摇,不引人注意。
二是就算我们引人注意了,我们作为一支来自海外的队伍,代表海外的文明。这里的统治者只要不愚蠢,应对我们的态度应该是比较谨慎的。
只可惜我们运气不太好,刚来大西洲,就卷进了一场米亚公国的政治风暴里,并且跟天澜帝国的三皇子有了瓜葛。
就那天火刑的事情,要是没有对我们这些人有更大的图谋,我跟三皇子易地而处,肯定没那么好说话。
虽然当时的形势对我们有利,可是那时候的三皇子,完全可以不来找我,而是直接去找老魏你,先把你这杆枪给拔掉。
以他的能力,杨家主应该是拦不住他的。
结果他没那么做,而是顶着一杆枪架着他的压力,过来直接跟我谈,气定神闲。
这说明什么?
说明形势依然在他的意料之中,我们这帮子人,正在被他算计着。
我们本来就是客场办事,信息渠道有限,现在事情的节奏又尽在别人掌握。
这就是所谓的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了。
人家正在温水煮青蛙,回头我们怎么死都不知道。”
魏行山听完这番话沉默了一会儿,说道:“我之前也觉得这事儿哪儿不对,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。”
林朔说道:“就好比是一盘棋,三皇子现在手里的招儿多了去了,而我们目前能走的棋,就只有一步。
为什么,因为我们手里掌握的,能够牵扯到三皇子的人和事,就只有一个阿尔忒弥斯。
圣罗兰史诗
她跟三皇子有婚约,从当时的情况看,三皇子对她虽然看上去一副无所谓的态度,但其实还是在意她的。
所以要抢到先手,或者破坏对方的办事节奏,我们只能在阿尔忒弥斯身上做文章。
正好,人家阿尔忒弥斯也有这个觉悟,买卖递过来了,我当然会顺势接下。
这样,至少能逼得三皇子提前出招,我们这队人马才有机会。
而为了做这个效果,我就得在莫西雅面前放狠话,进一步激怒三皇子。
这就叫做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。
要打,就提前打,别等别人完全布置好了。”
“哦,原来是这个道理。”魏行山挠了挠头,随后笑道,“你觉得又多了一个老婆这事儿,你回头这么跟Anne解释,她会信吗?”
林朔翻了翻白眼:“她爱信不信,我反正是这么认为的。”
“对,就得这么认为。”杨宝坤对魏行山说道,“小魏你别抬杠,回头在总魁首大夫人面前,我们也得这么说,给总魁首帮腔。事情真假不重要,只要说得人够多,它听起来就会有几分道理的。”
“不是,杨家主,不是这意思。”林朔一脸冤枉,“我真这么认为。”
……
车队走了三天,这天终于来到了香山公国的首府所在地,香山城。
这个地方,之前这地方不叫这个名儿,而叫祥山城。
五十多年前,这儿出了一个女孩儿,降生时就带着天然的体香,芬芳浓郁,引得一群彩蝶在她身边翩翩起舞。
这个女孩儿,就是当今的皇后,她出身的祥山城也因此改名叫香山城,这是天澜帝国当今皇后的娘家。
比起米亚公国那些山势险恶的伯爵领,香山公国整体地势平坦,是个土地肥沃的冲击平原,同时也是鱼米之乡。
良田千顷、水网纵横,无论是农业、手工业,还是走内陆漕运的商业都很发达。
林朔在马车上这一路走马观花,就觉得这儿比起米亚公国确实两回事儿。
看那片绿叶 魔方cc
城镇的规模更大,楼也更高,民众普遍富足,穷学文富练武,所以这儿的人整体修为也较高。
另外,街道马路非常宽敞,因为上面走得东西跟米亚公国不一样。
米亚公国的街道,走得基本是人,了不起就是马车。
在这儿,除了马车之前,作为宠物或者坐骑的奇珍异兽非常多,体型往往还比较大。
五米高的长毛猩猩肩头上坐着个人,那人正在仰着头,对一位坐在十米高的猛犸象背上的朋友打招呼,然后猛犸象身边‘歘‘一下,有一队骑着天马的青年飞驰电掣而过。
类似的画面很常见,路要是不宽,还真容不下这些有钱的主。
车队开进香山城街道的时候,林朔已经换车了,坐到了女公爵的座驾上。
既然要对外宣称是夫妻关系,总得做做样子,当然苏冬冬也在场。
此刻林朔和苏冬冬看着车窗外的风景,那就是看热闹。
两人之前在米亚公国也转了一圈,那叫典型的穷乡僻壤,跟这儿差远了。
米瑞斯之耀世暗宇 黑暗中的光輝
苏冬冬平时在晚上是挺豁得出去的,可白天在人前,总是规规矩矩的,跟林朔不会有什么亲昵的动作。
这会儿也不知道是看热闹看得高兴了,还是想在阿尔忒弥斯面前宣誓主权,人就依偎进了林朔的怀里,全身柔若无骨,跟一只小猫似的。
媳妇儿有兴致林朔得宠着,于是就搂着苏冬冬,兴致盎然地看着街道两旁的店铺。
这儿好像是一片商业街,商铺林立,商品类型还五花八门,有些东西其他地方林朔还没见过,看着觉得很新奇。
在路过一家珠宝首饰店的时候,他叫停了马车,陪着媳妇逛商铺去了。
阿尔忒弥斯一脸愁苦地在车上等了半个多小时,终于等到了这对夫妻。
两人回车上的时候,苏冬冬右手腕上多了一只碧玉镯子,左手无名指上还多了一枚玛瑙戒指,脸上红扑扑的看上去很兴奋,一上车抱着林朔就亲。
阿尔忒弥斯实在忍不住了,抚着额头说道:“要不要我给你们腾个地方?”
苏冬冬这才放过了神情尴尬的林朔,示威似的瞪了阿尔忒弥斯一眼,继续躺在了林朔怀里。
林朔歉意地说道:“不好意思,她平时不这样。”
“得了吧,她平时怎么样我又不是不知道。之前几晚你房里的动静,又不比苗成云房里的小。”阿尔忒弥斯的脸上出现了一片红云,“对了,今天晚上,林朔你要跟我一个屋。”
“有这个必要吗?”林朔苦着脸说道。
“做戏就要做全套,不过苏冬冬你不用瞪着我,晚上你也跟我们一个屋。”阿尔忒弥斯对苏冬冬说道,“你现在的身份是我的贴身侍女,我们俩一起跟他睡觉没什么问题。”
苏冬冬本来就不是一盏省油的灯,丈夫刚给她买了首饰,心情还很兴奋,开口道:“行啊,那晚上你好好看着我们,可得忍住了。”
苏冬冬这么一说,阿尔忒弥斯脸上腾一下就通红了,别过脸去不说话了。
林朔知道这是自己夫人说话没分寸,于是偷偷捏了她一下,稍作惩戒。
林家四夫人娇呼一声,软在林朔怀里彻底没骨头了。
“我求你们了,适可而止吧。”阿尔忒弥斯一脸幽怨,轻声说道,“我心里正犯愁呢。”
“愁什么呀?”苏冬冬问道,“愁这个男人不是你的?”
阿尔忒弥斯白了苏冬冬一眼,叹息道:“我愁得是国事,之前不来这里,没看到倒也还好。
如今亲眼目睹,这香山城的气象,比起北山城那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
有这样的强敌在一旁虎视眈眈,我真是六神无主了。
林朔,这趟全靠你了。”
明日之后我的末世
“你可千万别指望我。”林朔赶紧摆手,“按照买卖的约定,我就是一个男花瓶,摆摆样子。”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