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ye0s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ptt-第二百零八章:另一撥殺手展示-5vbdt

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
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摄政王妃竟有两副面孔
虽是猜测,好在沈落的确猜对了。
宣懿门外苏岑的进攻并不是十分猛烈,虽然声势浩大,实则畏手畏脚,倒真的是一副因为担心苏景佑的性命故而小心翼翼的模样。
城门外头僵持不下,苏岑原本在最前头指挥,忽然身边走近了一个心腹,那人附耳在他身侧说了几句什么。
苏岑听完,看了看胶着的战局,想着自己总要刻意拖延一阵子再进去,眼下倒也不必一直守在最前头。
朝身边的人交代了几句,苏岑便随着报信的心腹离去了。
到了稍隐蔽些的地方,苏岑停住步子问自己的心腹:“这消息是谁告诉你的?”
心腹摇摇头:“属下不知,但那人还送了一个人来。”
“什么人?”
再次摇摇头,心腹道:“属下不认识,但看衣着,似乎是大户人家的侍女。”
苏岑眼中泛起一点疑惑,随即沉下去:“走,带本王去看看。”
……
沈落与华懿只刚离开城门不久,等她们路过一处密林之时,原本空寂的四周忽然传来一阵异样的响动。
这回的人没有射箭,但沈落还是本能地提高了警惕,华懿也是一样,她下意识便觉得来人定是不怀好意。
果不其然,脚步声越发靠近,不等两人奋力离开这地方,周遭乌压压忽然冲出许多人来,直接挡住了两人的去路。
拦路之人个个黑衣蒙面,尽管眼神凌厉,杀机毕露,但却没有一个人发出声响,甚至一句话也没有开口说。
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打量了一圈面前和侧方的黑衣人,不知是不是天色太黑,借着月色,沈落没有发现任何端倪,这是一伙之前不曾在她面前出现过的势力。
黑衣人中没有一个人回答沈落的问题,一片静默中,华懿与沈落正前方的那个黑衣人忽然抬手握住了剑柄。
為 動畫 製作 獻 上 美好 祝福
他缓缓抽剑出鞘,削铁如泥的剑刃在剑鞘内壁的沿口上划出刺耳的剑鸣。
只在剑鸣响起的一瞬间,其余的人也是握住了剑柄忽然拔了剑,下一瞬,黑压压一片的敌人如同吞没村庄的滔天水啸一般,顷刻便漫了上来。
刀光剑影,招招杀机,无论是沈落和华懿,还是那些黑衣人,皆是出手不留余地。
沈落的武功极好,虽是被许多人围着,但很快便占据了优势,华懿勉力撑着,也恰好足以自保。
苦战了一刻钟,交战算是不相上下,而就在此时,外围的黑衣人忽然发出数件暗器,直取沈落与华懿的命门。
沈落自是轻易便躲开了,但华懿本就是勉力支撑自保,此刻根本无暇身顾及身后的暗器。
“额啊——”
一声短促而痛苦的呻呼过后,华懿的腿一软,身子直直往后倒去。
就在华懿即将落地的一瞬间,沈落飞身而过,将她的身子拦腰抱起,又借着黑衣人投射过来的暗器,沈落足尖在暗器上头一点,竟是带着华懿飞到了林边高树的上头。
若不是轻功极佳的人,是断不可能带着一个人还能飞这样高的。
下头的黑衣人们仰着头看着几乎飞起来的沈落与华懿,明显怔了一下,随即他们又齐刷刷抬起手来,一支支短箭从他们的腕下劲射而出,朝着天上射去。
青色 火焰
等密密麻麻的箭影在天上划过,下头的黑衣人忽然觉得不妥。
果然,夜色下沈落与华懿的身影本就模糊,加之箭影恍惚,等箭划过,沈落和华懿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“有一个受了伤,她们跑不远的,追!”其中一个黑衣人道。
黑压压一片的杀手四散朝着沈落消失的方向追了出去,方才还刀剑相接的密林边,此刻又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。
寂静了许久。
沈落与华懿从一棵粗壮的老树后头一前一后走了出来。
看着黑衣杀手消失的方向,沈落拧着眉,而站在她后头的华懿,则是摸了摸自己方才被暗器射中的腰侧。
不等华懿在月色下仔细看看伤口,沈落已经转过身来看着她:“不必担心,你的伤是我打的。”
闻言华懿一怔,立马抬头看向沈落,便听沈落又道:“他们要不了我们的命,但会拖延我们的时间,刚才看着他们射暗器,我就想着你假装受伤,然后我们再分开行动,他们应当察觉不了。”
实则在黑衣人射出暗器射向华懿的同时,沈落眼疾手快,她也同时投出了两枚暗器。
一枚自是为了挡开黑衣人的暗器,另一枚,则是故意打在了华懿的身子上,且还是打中了她腰侧的一处穴位。
华懿的腿软了一下,随即沈落便将她‘救’走,两人一起逃开。
“现下他们已经走了,我们应当不用分开行动了吧?”华懿问。
沈落却是摇了摇头:“不能再耽搁了,若是一会儿再遇到别的人马,我们的时间迟早被耗完。”
不等华懿说话,沈落从怀中掏出了假令牌不由分说地塞到了华懿的手里。
她下命令一般道:“你拿着这个去调集宣绥军进城,城门那边交给我便好。”
“我去?”华懿有些诧异。
“我的武功比你好,我也没有‘受伤’,所以在别人眼里定会认为我最有可能前去调军,反其道而行之,我们的胜算会大些。而且……你跟了苏执多年,宣绥军中想必有人认识你,总比我去更有说服力些。”
华懿闻言立马拿起手中被沈落塞来的令牌:“不是有——”
“假的。”沈落打断了华懿的话:“所以你去更容易让他们相信,至于令牌…若被发现,你就说此番若是失败,这令牌好叫他们将罪名推到你假传军令上即可,便也不会有人畏首畏尾。”
“是。”
昭华劫
沈落一番话说得又快又急,华懿只觉得仿佛身在军中,受主将调遣一般,下意识便应声,随即她又反应过来。
见华懿没有动作,似乎还有犹疑,沈落又道:“你放心吧,若是你此去路上有危险,关键时刻自会有人相救。”
这话说得奇怪,难道除了她们,还有别的人跟着她们?
华懿来不及问沈落,面前的人已经一个纵身,倏而消失在了夜色中。